宁夏石嘴山市养鸡场遭强拆损失惨重养鸡大户十五年维权堪比长征路!

时间:2021-07-27 16:48:20 来源:新华时尚

时代的进步,城市的发展,固然是好事,某些地方暴力强拆现象却大行其道,近几年曾发生的因强拆而造成的血案也屡见报端,有多少人因为暴力强拆无家可归,有多少人因为暴力强拆使自己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在石嘴山打拼多年河北籍养鸡户刘永军,就是因暴力强拆而深受其害的一员。

时间回到1993年,刘永军举家来到美丽的宁夏石嘴山市,起初夫妻二人以打零工为生,1997年开始尝试养鸡,2000年经平罗国土局批准,在一废弃砖窑厂搞起了养殖,2002年养鸡场扩大规模平罗国土局为其办理了土地使用证,使用期限为30年。

该地块坑洼不平,水电路等均未通,刘永军不顾家人反对,奋不顾身,艰苦条件下,经过两年的努力,建起了石嘴山最大规模半机械化万只养殖场,在当地业内竖起了养殖的大旗。

时间很快到了2006年5月18日,政府一纸通知,将刘永军养殖场列为了违章建筑,在没有任何拆迁手续、未能与刘永军达成共识的情况下,5月22日在石嘴山市政府的主导下,公安、消防、医疗等数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开进刘永军养殖场所在地,进行强拆。

被拆迁户不止刘永军一人,大多是外地来石嘴山谋生创业的外地人,他们的遭遇与刘永军如出一辙,均未与政府达成拆迁共识,不满情绪一触即发,最后政府组织的拆迁队伍还是与当地民众发生了冲突,以至于大打出手多人被打伤,刘永军弟媳焦丽就是受伤群众中的一员,造成震惊全市的“5.22”暴力伤害事件。

6月7日石嘴山市房管局田超将评估表送达给刘永军,占地2596.95平方的养鸡场,生活用地1656.07平方,当时圈舍内13000只蛋鸡加之部分机械设备,政府给出的补偿仅为393692元,与之投资金额相差甚远,故刘永军未在评估表上签字。

6月8日为了达到顺利拆迁的目的,房管局负责拆迁的田超便以查土地手续为由,私自将土地证拿走,至今未能还给刘永军。

刘永军养鸡场未能与政府达成拆迁赔偿协议,6月24日负责拆迁的房管局指使相关人员掐断了养殖场水电,次日又将养殖场唯一的道路挖断,众所周知,养殖场一旦失去水电就相当于掐断了”喉咙“。

无奈之下,刘永军高额租赁民用发电机组坚持了两个月,由于发电机组不能输送三相电,无法粉碎饲料,刘永军就要高价向厂家购买成品饲料,无形中增加了饲养成本,发电机组所发的电毕竟有限,采光达不到养鸡标准,故此刘永军所饲养的蛋鸡开始生病乃至大批量的死亡,最后造成了巨大损失!

大批蛋鸡死亡、成本增加致使刘永军养殖场遭到毁灭性打击,而此时房管局负责拆迁人员将协议摆在刘永军面前,万般无奈之下刘永军硬着头皮,在协议上签了字,偌大的养殖场就这样以36.5561万元作为赔偿,草草结束,殊不知这点滴赔偿与刘永军投资大相径庭,失去养殖场的刘永军债台高筑,便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按照刘永军的原话,石嘴山政府此举相当于把他推到了生死线上,于是刘永军便开始了长达十五年的上访之路,上访过程中石嘴山“截访”人员多次上演“精彩剧情”,用一波三折形容已经不足以表达刘永军的内心,十几年间给刘永军的身心带了巨大的伤害。

停水、断电;或是放狗、放蛇;或是风高月黑之夜,如鬼子进村一样,强行入户将酣睡的居民抬出并控制住,瞬间就将人房屋夷为平地;或是光天化日之下,“大侠”突现,冲进“钉子户”的家中,抡起大锤、铁锹,一通乱砸,威逼其乖乖就范,这些都被称为“暴力拆迁”,那么宁夏石嘴山在征用行政中心土地时的各种表现,刘永军提供的证据上看,绝对堪称暴力强拆的“典范”。

检索征收土地相关法律法规罗列

1、在征地依法报批前,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应将拟征地的用途、位置、补偿标准、安置途径等,以书面形式告知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

2、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应对拟征地的权属、地类、面积以及地上附着物权属、种类、数量等现状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应与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户和地上附着物产权人共同确认。

3、在征地依法报批前,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应告知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户,对拟征地的补偿标准、安置途径有申请听证的权利。当事人申请听证的,应当依法组织听证。

4、要将被征收人知情、确认的有关材料作为征地报批的必备材料。

由此可见,石嘴山政府建设行政中心大楼及周边并未按照法律要求进行征收土地,而是选择了短平快的粗暴方式,严格地说就是违法,这种不计后果的“野蛮拆迁”势必会给被拆迁户带来不公平不合理的赔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办法】第四十七条【物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征收土地的按照被征收土地的用途给予补偿,即土地的原用途不同,补偿费支付标准也就不同,有收益的,可以参照耕地的补偿标准进行补偿,土地的补偿费和安置费补助费的综总和不得超过土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产值的30倍。

按照政策石嘴山政府给予刘永军的30多万,远远低于了法律规定的计算赔偿额,刘永军万般无奈被迫签订的补偿协议也成为了他后期法律维权的绊脚石,法律界人士认为,刘永军被迫签订协议在法律上也有空间,毕竟是当地政府违法在先。

早已倾家荡产的刘永军多年来与石嘴山政府领导讨要说法,均未达成一致,十五年来去北京上访的脚步从未停下,反腐高压形态之下,刘永军能否将维权进行到底?结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木小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