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理何在:法律明文规定的“不是犯罪”,申诉竟然被驳回!

时间:2021-07-28 15:21:12 来源:澎湃法制网

检察机关作为司法活动的监督机关,一直担负着防范司法不公的重任。在张军检察长主政最高检后,发表了许多令人振奋的言论,采取了许多切实有力的措施,强化检察机关职能,使最高检成为了正义的化身。然而,却有这么一个检察官,其行为严重颠覆了民众对最高检的期待,甚至产生了极为负面的认知。所以,有识之士呼喊:如此检察官,害死最高检!

一、“如此检察官”何许人也?

这位检察官是最高检负责申诉的经办人,在他经办的申诉案件中,面对法律的明确规定和充分的无罪证据,在明知申诉人无罪的情况下,却以明显“不讲理”、“强词夺理”的理由,强行维持了基层法院明显错误的有罪判决。因为法律文书上盖的是最高检的公章,让民众对无辜的“最高检”产生了严重的负面认知,严重损害了最高检的正面形象。

二、该申诉案件的由来:

申诉人叫阮素琼,女,现年58岁,福建省莆田市人,原是莆田市涵江区残联理事会的理事长。该残联理事会于2011年被评为“十一五”全国先进单位,但是当地政府却没有对残联职工给予物质奖励,影响了职工的工作积极性。于是,作为理事长的阮素琼同意了职工们提出的“向下属培训基地提取部分资金用于职工福利”的建议。2011、2012、2013三年中,基地负责人汤国华共交给该残联5万元,全部用于该残联职工集体福利,平均分发。后来,因为阮素琼严厉批评了残联职工何爱珍不守制度的行为,两人发生了矛盾,没多久,职工何爱珍的老公、涵江区反贪局局长陈建凤就带人对阮素琼进行调查。进而,上述集体福利5万元的问题就被涵江区法院以“阮素琼个人收受汤某贿赂5万元之后,把5万元资金用于单位职工集体福利,属于赃款的去向问题,不影响受贿罪的认定”为由,判决阮素琼犯受贿罪,处刑一年五个月。阮素琼不服,经逐级申诉后,于2020年11月19日向最高检申诉。

三、阮素琼向最高检申诉的理由:

阮素琼的申诉理由很多,主要理由如下:

1、阮素琼的笔录材料是非法取证的产物,应予排除。法律明确规定:“严禁在初查阶段以任何方式限制、剥夺调查对象的人身自由”。“采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方式收集的嫌疑人供述,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但是,阮素琼却在初查阶段就被非法关押了16天,并遭受非人折磨。所以,阮素琼的笔录材料依法必须加以排除。

2、残联单位全体职工的笔录是办案人事前预制的材料。办案人对该单位每个职工的调查时间只有十几分钟,笔录材料连标点符号都是一样的,这是明显属于“统一预制,分别签名”的强加材料,且这些证人没有一个人出庭作证。法律规定:“证人没有出庭作证,其庭前证言真实性无法确认的,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3、所谓的“行贿人”汤某,在法庭上推翻了他此前被逼迫而作的虚假证言。作为“行贿人”的汤国华,冲破重重阻力,勇敢地前往法庭,对办案人如何威胁、逼迫他做假证的事实当庭揭露,并明确表示其证明内容以在法庭上作证的为准。所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汤国华在庭前的笔录材料纯属无效,必须采纳法庭上的证明内容。(见如下图1)

(图1:汤国华在法庭上明确表示原来笔录内容不实,这是《庭审笔录》的部分内容)

汤国华在法庭上作证后,检察院办案人就又把他通知到检察院的地下室实施长时间的审问,早上8点要准时到检察院,晚上很晚了才用车把汤国华送回家,但故意只送到半路,让只有一只眼睛和一条胳膊的多重残疾人摸黑走了3.5小时才到家,如此被连续折磨了3天后,作为家庭顶梁柱的他,耗不起时间,作为重度残疾人,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汤国华实在受不了,被逼无奈只能违心地按检察院的要求改口重新做了笔录。此后,汤国华就到处控告办案人逼迫他做伪证的行为,相关材料也都提供给最高检了。

4、阮素琼提供了七份足以证明其没有犯罪的新证据。法律明确规定:申诉人有新的证据证明原裁判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应当重新审判。

5、原审的判决明显违背常理。法律规定要认定一个人有罪,必须排除合理怀疑,即必须符合常理。该案的原判认定阮素琼是自己先“受贿”后,又把“受贿”的钱拿给单位作为全部职工(包括她自己)的福利平均分发。这样的”案情”实在太荒唐了。另外,汤国华三年中一共上交的5万元,其中4万元还是单位出纳卓珍兰及就业所所长黄亦丽直接经手收的,而且,这些钱还是她俩打电话向汤国华催讨的。(请见下图汤国华在法庭上的证明内容)。

(图2:汤国华在法庭上明确证实4万元由单位出纳和所长直接收款的庭审记录)

这样的“受贿”明显违背常理:如果真的是阮素琼“受贿”了,她怎么可能让单位出纳和所长出面向汤国华催讨、代收并保管受贿款呢?另外,如果阮素琼真的受贿了,说明她贪心重;既然她“贪心重”,又怎么可能把“贪”来的钱送给单位作集体福利呢?更有甚者,竟然用她自己“贪”来的钱通过单位再给自己发福利?如此荒诞的案情应当编入《今古奇观》!

6、退一万步说,即使原审法院认定的案情是“真的”,依照法律的明确规定也不是犯罪。汤国华分三年给该残联送去共5万元,第一年的1万元是在上班前送到阮素琼家后,由阮素琼直接带到单位交给出纳保管的,第二年、第三年的各2万元,则是汤国华直接交给残联出纳等人收的,对此,汤国华和出纳也做了明确的证明。特别是,残联全体职工均在检方笔录中承认收到了这些福利(请见如下图3的笔录内容)

(图3:职工承认收到福利的笔录之一)

这样的事实毫无疑问属于“以单位名义筹集资金用于单位集体福利”的性质,原审却强行判为“是阮素琼个人受贿后再将资金用于单位集体福利”,并将单位职工集体福利说成是“赃款的去向问题,不影响受贿罪的认定”(请见如下图4的判决书内容)

(图4:判决书承认该资金用于职工福利的内容)

这样的判决显然是强加的。但是,退一万步说,即使如此强加的案情是“真的”,阮素琼也不构成犯罪,因为巜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明确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请托人的财物后及时退还或者上交的,不是受贿。”(请见如下图5、图6)

(图5:法律规定) (图6:用横线画的第九点规定)

这一规定表明,即使真的是“阮素琼个人受贿了”,只要她“及时”“上交”了,依法就必须认定为“不是受贿”。该三笔5万元中,只有一笔1万元是阮素琼经收后,在十几分钟内就带到单位交给单位出纳了,其余的两笔共4万元,更是直接由出纳等人经收的,这能叫“不及时”上交吗?另外,这些钱发给单位职工后,至今没有一个人愿意退还,因为职工们坚持认为这是“单位发放的正常福利”,不需要退还。那么,如果这些钱不是“上交”给“单位”的,又哪来的“单位发放的福利”呢?所以,该案完全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的情形,那么依照法律的这一明确规定,其结果必须无条件的“不是受贿”。

四、最高检经办检察官答复的内容:

申诉人阮素琼提出的上述申诉理由,只要有一点是客观存在的,检察机关依法就应当提起抗诉。检察机关审查申诉人的申诉理由,依法是应当逐一审查,并逐一作出审查意见的。但是,最高检负责审查该申诉案的检察官,却是采用回避实质性问题、偷梁换柱、转移焦点的手段,强行作出了驳回申诉的意见:

1 、针对阮素琼提出的“其笔录材料系在初查阶段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获取的,依法应当排除”的问题,该检察官故意避而不谈,只说“但原案并无证据证实其在侦查阶段被刑讯逼供,故本院不予支持”。这一“意见”的错误在于:阮素琼当时被限制人身自由,哪有可能收集证据并提供证据?另外,非法取证并非只有“刑讯逼供”一种,也包括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情形。阮素琼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达16天的事实,检察官明知无法否认,就采用避而不谈的手段绕过去了,这是依法审查吗?

2、针对阮素琼提出的“其单位所有职工的笔录材料都是办案人统一预制后交证人签名”的问题,这是只要把这些笔录材料放在一起比对一下就可以得出结论的客观事实,经办检察官在否定不了的情况下,就同样避而不谈。

3、针对阮素琼提出的“所谓行贿人汤国华在法庭上公开证明其原来的笔录是被办案人逼迫而作的,依法不能作为定案根据”的问题,阮素琼提供了完整的由书记员打印的《庭审记录材料》加以证明,这是客观事实,同样不容否认。于是,经办检察官同样避而不谈。

4、针对阮素琼提供的共七份新证据的问题,每一份都十分客观、明确,都足以单独推翻原审的错误判决。但是,经办检察官明知否定不了,照样避而不谈。

5、针对阮素琼提出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受贿后再把受贿款送给单位用于集体福利,或叫单位的其他人为自己代收受贿款,原审如此认定,实属明显违背常理”,这是法律规定的“是否已排除合理怀疑"的问题,本来就是司法人员审查案件时依法必须着重考虑的问题,经办检察官明知存在这些问题,否定不了的,就采取避而不谈。

6、针对阮素琼提出的“即使原审认定是我先受贿,后将资金用于单位集体福利的案情是‘真’的,依照法律关于收受财物后及时上交就不是受贿的规定,这样的案情依法也不是犯罪”的问题,是阮素琼申诉理由中最有力最客观的理由。因为有这条法律的硬性规定,该案是无论如何绝对不能判决阮素琼受贿的。检察官审查案件必须以法律为准绳,法律规定如此硬性、明确,检察官在无法否定的情况下,就继续采取避而不谈的手段予以掩盖了。

五、“如此检察官”上述行为的性质:

从上述介绍的情况可以看出,阮素琼的申诉理由极其充分,特别是第6点的理由,更是从根本上推翻了原审的错误定罪。这样的理由、这样的法律规定,应当得出什么样的结论,普通老百姓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作为具有较高法律造诣的检察官,岂能反而“不清不楚”?如果检察官真的认为阮素琼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就应当严格依照法律规定针对每一点申诉理由有理有据地加以批驳,而不是“避而不谈”。所以检察官“避而不谈”的手段,更证明了阮素琼申诉理由的客观、充分、有力。那么,检察官的行为就是法律规定的“明知当事人无罪而故意认定为有罪”的枉法行为了。

在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活动如火如荼开展的当口,在张军检察长不断强调要确保司法公正的最高检察院中,竟然还存在着这样敢于“顶风作案”、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申诉人阮素琼不服,老百姓也不服,这样的司法行为,哪有半点正义可言,其背后透出的潜台词,非常非常明显,那就是:“作为最高检的检察官,为了掩盖基层司法人员的错误的,我必须千方百计压制你的申诉,我有公权力,汝奈我何?”

作为申诉人的阮素琼确实无可奈何,所以她恳求广大网友站在维护司法公正的高度,帮她鼓与呼,也请求广大法律专家们,帮她从法律的角度指点应当如何继续为自己申冤的有效途径,更恳求最高检察院勇于纠正自身错误,撤销由经办检察官擅自作出的错误处理意见,依法对阮素琼申诉案件提起抗诉,带头为中国法治社会的完善而勇于担当!

编辑:木小东